帳號:
密碼:
 
2013-06-10 0827-更新二勝六莊嚴禮供法會--雪歌仁波切主講 參觀人次:3825
 

     十七班智達壇城八供七寶

    點燈祈願文 Light Offering Prayer  8/27

    十七班智達壇城八供七寶-照片

      十七班智達壇城八供七寶-灰階版

       唯那或修者桌上物品  -圖檔更新

       唯那或修者桌上物品 -灰階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供

 仁波切將於本月精進共修日時,在早上受完戒之後,將主持在台第一次的二勝六莊嚴禮供法會。
二勝六莊嚴禮供法會是對八大菩薩禮贊、供養及祈求加持。“二勝六莊嚴”分別指龍樹、聖天、無著、世親、陳那、法稱(六莊嚴)、釋迦光以及功德光(二勝)八大菩薩。仁波切非常重視二勝六莊嚴禮供法會,尤其是因為我們在努力用功地學習五部大論的經教內涵,更需要對八大菩薩們祈求加持,希望能有菩薩們的智慧,了悟真實本相。

時間:二聖六莊嚴唐卡

 十七大班智達唐卡

2013二勝六莊嚴修法儀軌講解-01-2013-06-11聲音檔

《二勝六莊嚴修法儀軌》的唱腔仁波切親自演唱的教學聲音檔YenLagDunPa

《二勝六莊嚴修法儀軌》的唱腔仁波切親自演唱的教學聲音檔SanGyeChoDhang

前行唱誦-傳承上師祈請文-功德之本頌-獻曼達

 二勝六莊嚴

 “二勝”是指古印度精通佛教最勝根本,即戒律學的兩大論師釋迦光菩薩功德光菩薩

“六莊嚴”謂裝飾南贍部洲的六莊嚴,是指古印度六位大佛學家:

精通中觀學的龍樹和聖天,精通對法學的無著和世親,精通因明學的陳那和法稱。

戒律,代表釋迦牟尼佛的言教與行持標準,是佛教最基本的行為規範;自古以來,凡德高望重的佛教徒,必定是持戒精嚴、自律愛他,因而深受人們的敬重和愛戴。二勝六莊嚴像是藏地寺院供奉的主要塑像。

【八大論師-二勝六莊嚴】龍樹菩薩(六莊嚴之一)↑

龍樹菩薩是禪宗第十四代祖師,漢地佛教的八大宗派都奉為了祖師,在藏地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之一。
  龍樹,遲於釋迦牟尼五六百年(約西元世紀)出生於北印度。他是禪宗第代祖師,也是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之一(“二聖”即功德光、釋迦光;“六莊嚴”即龍樹、聖天、無著、世親、陳那、法稱)。幼時就聰敏過人,並且喜愛神秘的學術;在少年時代,曾與同學二人,遍學印度的神秘學;據說練成了“隱身”的法術,便與他的同學夜入王宮,行為不軌,戲弄那些宮女,有些宮女們因此而懷孕了,這件事震驚了整個王宮。國王用盡了種種辦法,甚至請術士入宮捉妖也都沒有辦法阻止;後來接受了大臣們的建議,認為不是“鬼怪”,就一定是人所為。於是,連夜在宮中佈設防護,使每一角落,都遍佈武士,隨意向空中揮刀刺殺,只有國王周圍一丈以內不准侵入;結果,他的兩個同學都被殺死,失去了法術的靈驗而顯出了人身;只有龍樹,屏閉了呼吸躲在國王的身後,虔誠向佛禱告,許下懺悔罪惡的心願,立誓“過此一關,即出家為僧”,方免於死。
  龍樹出家以後,潛心佛法;不久,就學遍了佛教大、小乘(大乘,準確的說是大眾部佛教或北傳佛教,小乘,即上座部佛教或南傳佛教,是佛教的兩個宗派。它實際上是早期佛教——上座部與大眾部信徒之間辯證教理而給予的稱呼。就其真實含義而言,並沒有高低、好壞、貶褒的差別,它們所講和奉行的義理都是佛陀的真實教誨。大小乘的分別主要在於:大乘著重利他,小乘著重自己解脫。大乘有不同的經典,在教義上有所發揮和發展。因恐讀者有高低、大小的誤解,故特此說明。)各派的經典,而且能融會貫通,毫無疑義;於是,就認為佛法不過如此而已,既然釋迦牟尼能夠創立“佛教”,他當然也可以開宗立派。據說:因此而感動龍王現身,歡迎他到龍宮的“藏經閣”去參觀收藏的真正佛學經典。他在龍宮的“藏經閣”中,騎著白馬,走馬觀花地看佛經的經名,竟然三個月都沒有全部看完;因此,大為折服,他放棄了傲慢思想,便向龍王商量,取來人世尚未流傳的《華嚴經》一部。據說,龍樹從龍宮取出的《華嚴經》一共有十萬“偈”(印度最早的原始佛學,喜歡用長短句的詩歌方式記述,後來譯成了中文,經文之外又有長短句一樣的“韻語”,便稱它為“偈語”)。中國佛經中,由梵文翻譯出來的三種《華嚴經》,最完備的一部,也只有卷。據說,龍樹僅只取出原經的萬分之一而已。後來龍樹登臺說法,也時常顯現神通,有時聽眾們只看見座上有一圓亮的光環,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等等。
  龍樹所著的《中論》,以及與《般若經》有關的《十二門論》、《大智度論》等佛教要典,以及《六十頌如理論》、《破有論》、《七十空論》、《回諍論》等都是佛學中的重要論典,思精義深,不容忽視。關於密宗的著作,龍樹撰了《五次第論》,該論精要論述了修學“生起”、“圓滿”二次第漸次升進的五個階梯,是一部極其重要的密典,後世有多種注疏。另外還有《密集依法攝要》、《密集金剛續釋》等密典。龍樹的弟子“龍智”著有《生起次第建立次第論》,“龍菩提”著有《五次第釋摩尼論》,“十一音師”著有《金剛大持密道次第》。
  至於奠定印度晚期大乘佛學的根基,實由馬鳴菩薩開其先河,使釋迦牟尼佛沒有完成的傳教大業——即“般若空觀”與“非空非有”的“中觀”體系,在佛陀過世後四五百年間興起,“中觀”體系後來傳入中國,經過了四五百年的吸收和融合,建立了中國佛教的十大宗派。而龍樹菩薩,被中國漢地佛教的八大宗派奉為祖師,如:禪宗、密宗、唯識(法相)、天臺、華嚴、三論、成實、淨土等。大體說來,密宗與唯識學一樣,是釋迦牟尼圓寂(滅度)後年間開始,到年間而集其大成的印度後期佛學。

【八大論師-二勝六莊嚴】提婆菩薩(六莊嚴之一)↑

提婆菩薩善於辯論,曾折服過許多外道,並幫助他的師父——龍樹宣傳了“中觀”思想和佛教的教義。
  提婆尊者,即迦那提婆(簡稱“提婆”)尊者,是禪宗的第代祖師。姓“毗舍羅”,出生比龍樹稍晚,他生於古南印度的興哈拉國(今在斯里蘭卡)。
  他是學了龍樹的學說後不久就出家了,並很快成為龍樹弟子中的佼佼者。他善於辯論,曾折服過許多外道,並幫助他的師父龍樹宣傳了“中觀”思想和佛教的教義。當時,位於印度中部的那爛陀寺遭到外道的迫害,僧人們因辯論不過外道,有的被迫改變信仰,有的被迫讓出寺院,當地許多的僧人被迫到南印度的吉祥山——龍樹住錫講法的地方求援,龍樹派他的得意門生提婆到那爛陀寺去折服外道,大獲全勝而名聲遠揚。
  他的著作有《四百論》、《解卷論》、《正理因成就論》等;最有名的是《百論》(是《四百論》中的前半部分內容),因該論是“三論宗”主要依據的論典之一(另兩部是龍樹菩薩的《中論》、《十二門論》)。
  提婆是龍樹的得意弟子,“中觀”學說全靠他來繼承和弘揚,並傳承下去。印度後期大乘佛學,由龍樹、提婆,後遞至無著、世親,就產生了不少的流派,如主要研究“毗曇”、“俱舍”諸論的學者為一系;陳那、法稱、護法等人以“因明”、“唯識”之學者為一系;功德光等人以“毗奈耶”(即“戒律學”)為主的為一系;解脫軍等人以“般若”為主者為一系。又有“中觀”學說,再傳至僧護便分成了兩派:一派為佛護,後傳至月稱等人;一派為清辯。兩派都是主張“中觀”思想與見地。此外還有兼涉龍樹、無著兩家之學,而不偏持一宗之一言的人為寂天——這就是印度後期大乘顯學,皆本龍樹、世親學術而各主其說的大致情況。

 

  提婆,是龍樹的得意弟子,龍樹創立的“中觀”學說,全靠他來繼承和弘揚,並傳承下去。

 

【八大論師-二勝六莊嚴】無著菩薩(六莊嚴之一

   無著菩薩,生於西元世紀左右,與後面要講的“世親”是親兄弟(無著是哥哥,世親是弟弟)。據說無著早先是在小乘佛教的教派中出家修行的,後來因為不滿意該派的教義,決定要廣泛地學習大、小乘諸派的教理;有一段時間,他因想親自聆聽彌勒菩薩的教導,曾把他自己關在雞足山(佛經中說雞足山是大迦葉尊者的道場,世尊入滅後,迦葉尊者並沒有入滅,在雞足山入定等待下一尊佛——彌勒佛出世,將釋迦牟尼佛的衣缽袈裟傳給他)堶W修,但並沒有見到彌勒菩薩出現,因此心中生起很大的挫折感;不過,經歷了千辛萬苦之後,彌勒菩薩終於在他的眼前現身了,並帶他到了兜率天宮的彌勒內院受教——這是一段流傳很廣的傳說。
  無著根據彌勒菩薩講的《瑜伽師地論》(據說《瑜伽師地論》是彌勒菩薩在兜率天宮的彌勒內院所講的經典,是無著菩薩以定力上升到那堙A夜媗末牷A白天再下來記錄,據說這部書是如此完成的),將《瑜伽師地論》寫了出來;後來,根據所學寫出了《現觀莊嚴論》《攝大乘論》《大乘莊嚴經論》《顯揚聖教論》《究竟一乘寶性論》等重要論著。
  彌勒菩薩的《瑜伽師地論》和無著的重要論典以及世親菩薩所著的《攝大乘論釋》《十地經論》《辨中邊論》《唯識二十論》《唯識三十頌》《俱舍論》等是“唯識”學派的根本典籍。他也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之一。
  繼阿育王之後(約西元世紀),印度迦膩色迦王興起,佛教又昌盛了起來。迦膩色迦王本屬“月氏”的後裔,後來漸次吞併西、北印度及中印度的一部分。自信奉佛教後,發願請世友、馬鳴、脅尊者等諸有學菩薩,聚會于迦濕彌羅城,結集經典,歷年方成。唐代玄奘大師留學印度,回國時所帶回的“經”、“律”、“論”三藏,大多就是那次結集的經典。此後世紀到世紀間,龍樹菩薩崛起于南印度,大弘佛教。西元世紀中葉,無著、世親弘揚“彌勒”學派,闡述“唯識、法相”之學,名噪當時。東晉時期,中國留學僧法顯大師,在西元年間(早于玄奘之前),到達印度求學。世紀時,有陳那、護法、清辨等論師弘揚“唯識”、“中觀”佛學;唐初我國玄奘大師在這些大師之後到達印度,求學於戒賢、智光兩位法師,及勝軍居士處,但所學的都是淵源於“唯識”、“中觀”這兩派的學說。同時印度有菩提流支、菩提達摩、真諦、那崛多、達磨笈多等高僧,都到中國來傳教、翻譯經典。世紀末,中國有義淨法師留學印度,曾留在南海諸島國家,回國後著述亦不少。世紀時,印度本土的佛教逐漸衰落;這時,有印度高僧善無畏、金剛智、不空三藏等到中國來弘傳“密宗”教法,開唐密之端緒。到了世紀時,回教進入印度後,佛教徒多躲避至南印度及中國西藏等地,從此印度本土佛教日益衰頹,不久即告消亡——這就是佛教在印度本土流傳的脈絡。

 

【八大論師-二勝六莊嚴】世親菩薩(六莊嚴之一)

世親菩薩最早的時候自鳴得意,認為自己已經通達一切教義,自認為“無法可學”——自滿為足,甚至誹謗大乘,後來滿身生瘡……
  世親是無著的親弟弟,年輕時就出家了。一開始他學的是小乘佛教的教理,如“說一切有部”、“經量部”;最早的時候自鳴得意,認為自己已經通達一切教義,並依據所學寫了一本《阿毗達摩俱舍論》;因得不到佛教傳統的整體體系和大乘教義的修學,自認為無“法”可學了——自滿為足,甚至誹謗大乘;後來滿身生瘡,經哥哥無著勸說悔過,病好後轉而大力弘揚大乘學說,著作頗豐,重要的有:《攝大乘論釋》《十地經論》《辨中邊論》《唯識二十論》《唯識三十頌》等。
  世親之後,瑜伽行派有幾大分支,有陳那、無性、護法的系統;有德慧、安慧的系統;有難陀、勝軍的系統;無性亦造論,釋《攝大乘論》。而德慧、安慧、親勝、難陀、淨月、火辨、護法、勝友、最勝子、智月等十大論師,次第出世,都各有造論,以解釋世親的《唯識三十頌》。玄奘在印度所拜的老師“戒賢”就是護法的弟子。有所謂集唯識“十大論師”精髓的《唯識三十頌釋》,又有以護法的《唯識三十頌釋》為本義,參糅其他“九釋”於其中的,即是《成唯識論》。故“唯識宗”學說,大體上多是護法的學說。安慧與難陀的學說,其中一部分的教義,後來由真諦開創的“攝論宗”傳承了下來。
  至於顯教和密教的佛法,真正得到推廣、傳播和弘揚開來的,卻是得力於印度名王——篤信佛教的阿育王(約西元世紀),因他的崇敬與宣揚,東南亞的許多國家都很受益。有關後來“藏密”所建立的大、小乘佛學理論的完整體系,將釋迦牟尼佛與龍樹菩薩尚未宣講完滿的教理,完成“唯識”心學的思想理論體系,則要歸功於釋迦牟尼滅後八百年的、弘揚“彌勒”法統的無著、世親兄弟倆。因為他們的宣講、整理與弘傳,使後來的“藏密”教理,能貫穿顯、密的學術思想而成為通途;融通“般若”的“畢竟空”與“唯識”的“勝義有”為一體的兩用;使佛學的微妙奧義更趨圓滿而獨樹一幟,可謂“善莫大焉”、“功德無量”。因此,他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之一。
  將釋迦牟尼佛與龍樹菩薩尚未宣講完滿的教理、完成“唯識”心學的思想理論體系,則要歸功於釋迦牟尼滅後八百年的、弘揚“彌勒”法統的無著、世親兄弟倆。

 

【八大論師-二勝六莊嚴】陳那大師(六莊嚴之一)

據說,陳那大師曾與外道教派——巴拉蒙教進行學理辯論,大獲全勝,佛教也因此提高了聲望;後來,他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之一。
  陳那,又名“龍域”,出生在南印度的巴拉蒙,最早是在小乘教派“犢子部”出家,學習小乘部派的原始教理;後來學習大乘教義是從世親菩薩的思想開始的。一方面他學習“般若”學說的體系,一方面他也深入研究“唯識”學派的精髓,並有所改進和發展,漸漸形成自己的心得體系。聽說他曾與外道教派——巴拉蒙教進行學理辯論,大獲全勝,佛教也因此提高了在當時的聲望;後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之一。他的理論體系中最鮮明的一個論調就是“經典上佛陀所說的教理未必都是究竟的”;也就是說,佛所說的“聖言量”,有時也會順著眾人的生活習慣,講的不全是超越世間、引導解脫的“了義”教法,如做人、調養身體、安居等;關於他的這一論點曾引起過爭論,但這也是他進步的地方。世人對他的評論就是:能從理性的推理和自覺的感知中得出新的結論、新的思路,令佛教的包容性更強。
  他根據自己新的體悟,寫了兩本重要的著作,即《因明入正理門論》和《集量論》;特別是《集量論》,在執筆的過程中受過許多的挫折,但最後他終於還是完成了,聽說是得了文殊菩薩的啟示和指點才得以圓滿完成。後來他用世親傳下的體系學說,結合自己的觀點,站在“唯識”的立場來解說《般若經》要旨,寫了一部《般若波羅密多圓集要義論》,又寫了一部關於“唯識”要義並有所發揮和改善的《觀所緣論》,這兩部論典是他的重要著作之一。
  他的學說體系後來傳到印度佛教最重要的寺院之一的“那爛陀寺”,後面接著要介紹的“法稱”就是陳那的三傳弟子(即徒孫);玄奘法師留學印度回國後,將這一派的理論傳入了我國。
  世人對他的評論就是:能從理性的推理和自覺的感知中得出新的結論、新的思路,令佛教的包容性更強。

 

【八大論師-二勝六莊嚴】法稱大師(六莊嚴之一)

不但是佛教徒,即使是“巴拉蒙教”和“佳伊那教”的信徒或學者,對法稱大師也是敬重、禮讓三分。
  法稱大師,生於南印度巴拉蒙地區一戶人家,全家都信奉當地的宗教——巴拉蒙教。他信奉佛教的因緣是得益于陳那的弟子自在軍,在他那是聽聞了陳那的《集量論》三篇之後,才漸漸領悟佛教的真實義理。在第一次聽《集量論》時他就已經明白自在軍的解說了,在第二次聽後,他已經領悟了陳那造論的真實含義和教理,但他並沒有完全瞭解陳那的整體學說。
  後來,他為了推廣佛教並折服外道,破除外道建立的論點,曾偽裝身份到外道學者的家中工作,並因此而精通了“巴拉蒙教”的學說。後來得到國王的援助,寫了七篇有關“因明”的論著,並寫出了他最重要的一部論典——《量釋論》,這部論著的學問水準在當時來看是相當高的,但卻得不到合理的評價和重視。甚至遭到過一些無知學者的嘲笑,但法稱並不在乎,後來他的弟子寫了一部關於《量釋論》的注釋,但第一次他的弟子並不能完全理解他的真意,到第二次時才漸漸講出一些他的精義,直到第三次注解才接近他的原著真義,但還是不怎麼完全,不過得到了法稱的認可而流傳於世。
  到這時,法稱的學問水準才得到一個很高的評價(後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之一),不但是佛教徒,即使是“巴拉蒙教”和“佳伊那教”的信徒或學者,對他也是敬重禮讓三分。在藏傳佛教中,一般研究彌勒菩薩的五部論著時,也會注重研究法稱的《量釋論》。法稱還著有《吉祥攝輪修法》、《金剛薩修法》等密宗經典。 
  近代歐、美諸國的學者,都比較重視法稱大師的理論體系。

【八大論師-二勝六莊嚴】功德光大師(二聖之一

 

功德光,也是生於南印度馬度拉國的一個叫“巴拉蒙”的地方。他早年十分精通“巴拉蒙”教派的學說,但後來改信佛教,並跟隨世親菩薩出家修行,遍學一切大、小乘的佛教經論;特別是對“戒律”知之甚詳,是小乘部派中“說一切有部律”的權威,後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中“二聖”之一。關於“戒律”方面的著作很多,他的代表作為《律經》,是研究戒律不可缺少的典籍之一。他不但是一位教理的研究者,並且是一位著名的實踐家,曾在他的故鄉設立寺院,由於持戒精嚴,所以整個寺院道風純樸,好像是佛陀在世。聽說他晚年比較熱衷於小乘教法,對大乘教理的真實性產生過懷疑,並全心轉向了小乘部派。
  功德光大師不但是一位教理的研究者,並且是一位著名的實踐家,曾在他的故鄉設立寺院,由於持戒精嚴,所以整個寺院道風純樸,好像是佛陀在世時一樣。

【八大論師-二勝六莊嚴】釋迦光大師(二聖之一

 

    戒律,代表釋迦牟尼佛的言教與行持標準,是佛教最基本的行為規範;自古以來,凡德高望重的佛教徒,必定是持戒精嚴、自律愛他,因而深受人們的敬重和愛戴。
  釋迦光出生地及具體的時間已經無法考證,只知道他是功德光大師的高足,是西元世紀左右的人,活躍於北印度加西米魯地區的一位元高僧;對戒律十分精通,後被尊為“印度二聖六莊嚴”中“二聖”之一。他的相關著作不多,比較有名的是他有關戒律的一部論著——《三百頌》。另外,密宗經典中有一部叫《初會金剛頂經》,作者是一位署名為“釋迦友”的人,而這位“釋迦友”就是他的弟子之一。
  戒律、禪定、智慧,是佛教行持與理論的三大基石;而其中的每一項,都有它具體的、合理的修持方法;而且都是純潔、善良、平和與無傷害的——所以佛教才會被廣大信眾所接受。

大破外道思想的聖天祖師

聖天(Aryadeva)是龍樹眾多的弟子最傑出的一個。南印度獅子國人,即今斯里蘭卡。傳說他是王子,最初學習婆羅門學說,天賦絕頂聰明,博學廣識。他年輕時很自負,曾說:“天下的學問我已學到十之八九了,就苦還沒有人能信用我。”。
聖天的左眼瞎了。有這麼一段傳說:獅子國有一大廟,廟媔黖菑@尊天神,即"大自在天",像身有數十米高,屹立在大殿中央。每日燒香者不斷,但殿門永遠關著, 善男信女只能在殿門外磕頭求禱。一日,聖天來到神廟,一定要開門進去。守廟的阻止說:“天神威靈顯赫,會惹怒他的,殿下還是不進去的為好。”聖天說:“天神既然立了像,自然讓人觀瞻,不然塑了像幹什麼!”,守廟的說不過他,加上他又是王子,只得開門讓他進去。
聖天踏進殿內,果見天神高大無比,棋眉怒目,對他似有慍色。聖天對神問道:“你既然是天神,受四方供奉,就應該以智德感人,為什麼要以威風嚇人呢?我今挖掉你一隻怒目,人們見你就不會畏懼了。”,真的挖去天神一隻眼睛。然後大開殿門,鼓勵燒香者大膽進去。
是 日,聖天憑他的聲望和智慧,廣羅各種精美供品,當夜供奉天神。那夜天神現形前來受供,身軀甚為高大,酷似白天所見的“大自在天”。天神說:“你對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,其實我的本來面目並不那麼可怕,是塑像人出於敬畏之心所為。我很佩服你的膽識,你是以心敬我,而別人的敬我,乃是畏我。”,聖天說:“那你對 我有什麼要求呢?”,天神說:“我的一隻眼睛被你挖去了,現在我要向你討還。”,聖天說:“我怎樣償還呢?”,天神說:“也用你左眼,就看你有沒有勇氣!”,聖天說:“這有何難!”,當即把自己的左眼挖下奉給天神。天神讚歎說:“你這真是無上佈施啊!”。
獅子國與龍樹菩薩所在國僅一水之隔。聖天聞龍樹之名,少年氣盛,自持學問淵博,又長辯才,心中不服,就想去與龍樹辯論。
龍 樹也聽到聖天的名聲,聞他前來,就叫一個弟子端了一滿缽清水,不許說一句話,出來相迎。聖天見到迎者手捧一缽清水,不吭一聲,心中會意,就從身上取下一枚針來,投入缽中,也不說一語。這兩人打的是什麼啞謎呢?原來,龍樹的意思是:“我的胸懷似清水一般,滿而不溢。”,聖天的意思是:“我的見解如針沉水,一 探到底。”。那弟子回到堶情A龍樹見到水底一根針,又聞聖天不說一句話,佩服聖天十分聰明,就親迎聖天入內。
聖天原來是前來辯論的,但一見到龍樹 面容慈祥,出言和善謙遜,已是敬佩了三分,就不言辯論之事,先和龍樹交談起來。兩人交談了一整天,聖天凡有所問,龍樹必有所答,而且答的十分圓滿。聖天深為折服,自覺遠非龍樹對手,難探其源,感到佛法博大精深,遠超婆羅門學說之上,遂放棄了原來信仰,甘拜龍樹為師。而龍樹自感已屆暮年,大乘學說還沒有滿意 的弟子繼承發揚,今見聖天聰明蓋世,足堪傳燈,十分欣慰,於是悉心傳授。從此以後,聖天放棄了驕慢之心,如饑如渴地隨師學了數年。中印度摩揭陀國原是盛行佛教,此時卻被其他外道勢力侵佔,壓制佛徒,不得在寺院擊打犍椎集眾,這實際上是禁止佛徒活動,企圖扼殺佛教。此事被龍樹聞知,心中不適,就想到摩揭陀去 找外道辯論,挽回佛教頹勢。聖天自告奮勇,勸說:“師父年紀老了,不堪跋山涉水,還是讓我去吧。”,開始龍樹不怎樣放心,就自扮外道,叫聖天先與他演習了好幾天,龍樹見屈不了他,心頗滿意,便放心地讓他去了。
聖天到了摩揭陀國,立即在王城建起論壇,寫明瞭辯論的主題:一、一切諸聖中佛為第一;二、一切諸法中佛法為第一;三、一切道人中佛僧為第一。又說:八方論士若能辯勝此者,我願斬首以表屈服。
摩 揭陀國的婆羅門和諸外道論士,聽到龍樹的弟子敢來論壇辯論,而且發出豪言壯語,便都趕來參加盛會。有的外道論士一看到聖天的誓約,不甘示弱,也立誓道: “你既敢拿性命打賭,那我們也照章辦理,如果我們辯不過你,也願殺頭!”,聖天笑道:“我要你們的腦袋何用,我只要剃除你們的鬚髮,老老實實的做我弟子就 可以了。”。經歷了三個多月,沒有一個人能辯得過他。不但如此,有不少論士雖然輸了,但都心眼亮了,情情願願拜聖天為師。更有許多沒有參加辯論的外道,聽到聖天的論點圓滿有理,得到開悟,也自願歸依正法。聖天如此前後化度了近百萬人。從此,佛教在摩揭陀國又重新興起來。人們為了紀念此次盛次,特地建了座犍 椎塔,來頌揚聖天的功勳。玄奘大師到印度摩揭陀國時,還瞻仰過此塔。
之後,聖天又到中印度及北印度諸國弘傳大乘佛法,收了不少弟子。晚年他回到南 印度去,其時龍樹大師已經離世了。南印度有一國王不信佛教,聖天也親自前去教化了他。聖天在晚年隱居山林,專門著書立說,弘傳大乘佛學。他一生中曾和不少外道進行過辯論,晚年亦不放棄口誅筆伐。有一個心胸狹隘的婆羅門年輕外道,見師被聖天屈服,心堳雂ㄙA氣,屢想報仇。他發誓說:“你聖天以口勝我師,我要 以刀勝你!”,一直暗暗跟蹤聖天,找機會行刺提婆。但聖天弟子眾多,無從下手。一日,終於被他得到了機會,看見聖天在大樹下坐禪,他就縱身跳到聖天跟前,怒地說:“聖天,你這老瞎子,你知道嗎,我己經跟了你很久了,過去你以利口戰勝我師,而今我要以快刀劈開你腹,看看誰厲害!”,說罷舉刀就砍。
但 聖天沒有就死,他心無怨恨,反而憐憫那年輕人的魯莽行為,誠懇地對他說:“年輕人啊,學術上的爭論哪有用刀劍來代替的?你毀了我的肉體,毀壞不了佛法。你是被無明烈火燃燒得神智昏迷了,我原諒你的愚昧無知。你快逃到山上去吧,暫時不要下來。我的弟子們快要回來了,他們中有不少人還沒有獲得‘法忍’(心能安 住於實相之理叫‘法忍’),他們必不饒你。”,那年輕人聽了,愕住了!聖天接著說:“你這所所為,是沒有受過佛法教化,個人情見太重,為愚癡所欺,為狂心所惑,我不會計較你,快逃命去吧!”,那青年外道見聖天竟如此寬恕他,怎忍再砍第二刀,反而跪下來懺悔認罪。聖天催他快走,他只得逃上山去了。
不 一會,眾弟子回來。見師倒於血汨之中,大吃一驚!沒有證到‘法忍’的,果然怒火中燒,捶胸號啕,要追趕賊子報仇。此刻聖天尚未氣絕,竭力地用微弱之聲勸阻道:“行刺者早已遠去了,原諒他吧,他是被妄心愚見所驅使。我已到了暮年,終有一死,怨怨相報,必無了期,佛法講的是無我、能忍、我要你們寬恕他吧!”。 說畢,瞑目而寂,面無一點憎恨之色。
聖天一生中著作甚多,流傳後世的有《百字論》、《廣百論》等。最後的著作是《百花論》,傳說是聖天被刺以後,在未死之前,用自己鮮血寫下來的。它的內容是破除各種邪見,是一卷最慨括、最扼要的著作。懂了它也就懂得了他的其他著作的基本精神了。  

(自四百論廣釋)
    
作者聖天菩薩,梵名阿紮雅提婆,勝嘎拉國(今斯里蘭卡)的王太子。《布頓佛教史》及《西藏古代佛教史》中說,菩薩從楞伽島中的蓮花化生,為當地國王所收養;漢傳佛教中諸論師依《提婆傳》也秉持類似的觀點。然今依《印度佛教史》及月稱菩薩在本論注釋中的記載,為胎生 之王太子較為可信。

    
聖天論師宿具不共悲心與智慧,自幼即精研諸明處學術,顯示出非凡的特質。稍長,棄王位出家,依班智達瑪哈德哇受具足戒,學習三藏。後為朝禮各聖境,遊歷至南天竺吉祥山,值遇龍樹大士,時大士已值晚年,歎其器量淵弘,堪為正法城塹,即攝受為近住弟子,此于玄奘大師 之《大唐西域記》第十卷中有記載。聖天一心依止龍樹大士,盡得顯密佛法之教授,及一切明處學術,成為善巧精通者,遂于南印度助師廣弘正法。

    
其 時於印度北方,出現了一名為難勝黑者的外道,(有的譯外道名為“未沸”,藏語名之曰“麻柯”)。他通達外道一切典籍,並修大自在天有所成就,常依辯論術及神通力與諸內道論師作辯論。時內道論師無一能與其諍勝,於是多處寺廟遭到摧壞,眾多有情被引入他的教法中。難勝黑者的母親,是一虔誠的佛弟子,她多次力勸 也未能阻止兒子的罪行,便想聲震天竺的那爛陀寺一定有具德聖士,能降伏自己的兒子,故攜子至那爛陀寺。然而寺中諸班智達與難勝黑者累日論戰,竟無一人能勝。寺僧只好在大嘿日嘎神像前陳設廣大供養,竭誠祈禱嘿日嘎聖尊賜予回天之力。其時,石像胸口現出一隻烏鴉,寺僧便將辯論詳情俱書於紙,系之鴉頸,祈神鴉 送往南方有大力之勝士,以迎請前來折伏外道。神鴉徑直飛至千里之外的吉祥山,將信交給龍樹大士,大士父子據信中所言,對外道宗義進行了周密辨析,但是當時無法決定究竟由誰去那爛陀寺對付外道。於是龍樹大士提議以辯論作抉擇,初由聖天模擬外道,與龍樹大士爭辯,大士竟未能摧伏外道;後由大士扮作外道,聖天論 師代表內教,二位尊者完全投入地進行了激烈論辯,舌戰至高峰時,聖天論師竟然認為對方是真實的外道,脫下鞋子就打在對方頭上。當時龍樹大士說:“好了,你去與外道辯論,必定獲勝。但是,你以鞋底擊打師頭,以此原因,北上途中必然會遭違緣。”

    
遵照師囑,聖天論師立刻啟程,趕赴那爛陀 寺,途中果然遭受違緣。原來聖天生來容貌端嚴,尤其是雙眸,靈潤含精,神采飛揚,超逾天人,以此他的母親為其取名聖天。當時人們非常欽羨,父母若得相貌端嚴之子,都要說:我的兒子容貌似提婆一般!聖天論師行至中途,在一棵大樹下歇息飲水時,大樹女神戀慕其眸,乞求施予,菩薩遂自剜一睛,佈施給女神(關於此 段傳記,說法不一。一說途中遇醫師乞菩薩之睛配製藥物;另說途中遇一女人,貪慕菩薩的眼睛,菩薩了知此女發心入道時機已成熟,便自剜一目,持之以示女人:還可貪否?鳩摩羅什譯師所譯之《提婆傳》中,則說是將一目佈施給大自在天,因施一目,故菩薩又名伽那提婆,即一目天)。女神大為感動,因而將摧破外道之策 告訴了菩薩。菩薩依計尋得一瘋狂者、一隻貓與一瓶清油,攜至外道難勝黑者處。

    
時正值難勝黑者的母親已死,他正在依外道儀軌作水 施,聖天論師問:“你在做什麼?”外道回答說:“我的母親墮在孤獨地獄堙A以此水施,願濟慰之。 ”聖天論師即尋一根吉祥草,沾水向南挑灑,外道見狀也 問:“你在做什麼呢?”答曰:“大士龍樹與我,在南天竺擁有一塊田地,現在遭到了旱災,想以此沃灌那塊田。”外道笑言:“你真愚癡,相隔如此之遙,以此小小草梗沾些微水滴,如何能及呢?”聖天論師正顏回駁道:“你尚能以一小杯水,熄滅八萬由旬之地獄烈火,我又何嘗不可以此澆灌區區千里之外的田地呢?”外道 聞言無以作答。片刻後,外道了知他是南天竺聖天論師,欲來與自己辯論,便立刻作了準備。難勝黑者在辯論時有三種取勝對方的助緣,其一是有一辯才無礙之女班智達為助手,其二為一巧舌如簧無人能敵的鸚鵡,其三於辯論急難之時,大自在天會親自現身提示(或說由銅鏡中顯示而為外道解難)。

    
辯 論開始時,彼此規定論辯三場,外道依常規先讓女班智達出辯,聖天論師便將所攜之瘋狂者出示,那位瘋子作出裸體等種種無理行為,使女班智達羞愧難當,無法論辯。繼後外道的鸚鵡上場欲參辯,聖天論師也出示所帶之貓,鸚鵡見貓瞪目呲齒,驚懼而遁。外道見狀,也不怯弱,仗大自在天可隨時幫助自己,親自出場與聖天論 師辯論。聖天論師在辯論場所灑下清油,並點火焚起濃煙,大自在天嫌惡煙氣,不能現身。至此難勝黑者助緣皆斷,只有憑自力參辯,時外道譏諷說:“你只有一隻眼,如何能與我爭辯呢?”聖天論師慨然答言:“三眼威猛神,不能見真實,帝釋具千眼,亦不見真諦,伽那提婆我一目,能見三界之真實!”隨後以正法義使外道 的一切諍論全部失敗。外道見辯論全盤告輸,便以飛行術騰入空中準備逃走,聖天論師警告他:“不要再往高處飛了,否則頭頂上的寶劍風輪,會斬斷你的頭!”外道半信半疑,拔下一根頭髮往上一舉,果然立斷,不由心生大怖畏而墮落於地。如是聖天論師將他徹底降伏,並以方便引入佛教,攝受加持。難勝黑者轉入內教後, 聖天論師為他取名為巴俄,譯成漢文即聖勇。後來,聖勇成為精通五明和內外宗派的大師,造了許多論典,如《菩薩本生正法犍槌音論》、《本生鬘》、《示善道論》、《六波羅蜜攝頌》、《別解脫經本釋》等,此等論典在藏文的論藏中皆有收集。並且,聖勇大師還在其他方面為佛教做過許多有益的事業。

    
如 今,雪域諸多智者所編的《藏漢大辭典》及一些史書中說難勝黑者即馬鳴大士。但在《紅史》、《布頓佛教史》及漢傳佛教的史料記載中,馬鳴大士是龍樹菩薩前兩代的住持教法者;另外《釋摩訶衍論》中亦曾列舉出六位馬鳴。難勝黑者與馬鳴大士可能並非一人,故而,我希望有志於此者重作全面的研究。

    
據 《如意寶史》所載,聖天論師前世曾為世尊座下的嘎拉巴模比丘。當年世尊為他及其他幾位比丘轉falun時,空中飛過一隻烏鴉,所遺糞穢落于佛的金身。世尊 即時授記:“以此緣起,此烏鴉將來會成為一具力外道,毀壞佛教。”嘎拉巴模比丘聞言,心中發願:“此烏鴉毀壞世尊教法時,我一定降伏他。”以此願力成熟,當烏鴉轉世為難勝黑者毀壞佛教時,嘎拉巴模比丘果然出世降伏了他。

    
聖天論師是南瞻部洲六大莊嚴之一(其餘五莊嚴為龍樹、無著、世親、陳那、法稱),其論著有《中觀四百論頌》、《中觀學中論》、《斷諍論》、《成就破妄如理因論》、《智慧心要集論》、《攝行明燈論》、《理智成就淨治心障論》等,在密宗方面也有多部著作。

    
關 於聖天論師的果證功德,在《文殊根本續》中,世尊曾授記:“非聖名聖者,住於勝嘎拉,制止外道宗,遣除邪道咒。”很明確地說其為“非聖”,即尚未登地;然而在印度阿闍黎菩提賢所著的《智慧心要集論釋》中,說聖天乃八地菩薩;還有說聖天論師即生證得了佛位,因為在《攝行明燈論》中,聖天論師說自己已證得了無 上瑜伽的“不共幻身”,如是按龍樹大士的觀點,得不共幻身者,即生可證得殊勝成就,聖天大士晚年也親口說過 “去呀聖天去,光身赴淨刹”。這三種說法其實 並不相違,聖天論師上半生為凡夫,然依龍樹大士之教授深入修持,得不共幻身成就,位住八地,最後證得佛位,這是可以成立的觀點。就象龍樹大士在經典中有多處授記:有的授記大士為一地聖者,有的授記為七地,有的授記於即生證入佛位,此亦無有矛盾,因各種授記,各自針對大士的早中晚年等不同時期。同樣,各種對 聖天論師的授記評論也是如此,所以不會存有謬誤之處。

    
依其傳記,聖天論師著述《四百論》時,已近暮年,因而此論乃登地以上的聖者所著。諸後學者,對此應生猛厲信樂,專精習之。

 

 

  附加檔案:二勝六莊嚴禮供儀軌_藏漢20130724.pdf